一对年幼的子女正需要她的照顾,她却选择回学校读书。

发布时间:2020-06-14

浏览量:395

一对年幼的子女正需要她的照顾,她却选择回学校读书。

布兰达已经达到妈妈对她的最高期望了。

她嫁给一位优秀的工程师,先生米尔顿目前服务于加州库柏蒂诺的维迪克(Videac)公司,这是一家实力雄厚且前景不错的高科技公司。她先生工作稳定,职场一帆风顺,加上公司可能会上市-上市会使公司所有员工一夕之间变得超乎想像的有钱。夫妻俩已经在硅谷的昂贵地段置产。然而,让布兰达妈妈最骄傲的还是她女儿、女婿的两位可爱小孩-即将满五岁的女儿辛蒂,和两岁的儿子库柏。

当然,不仅是妈妈感到骄傲,布兰达也很满意自己的生活,她享受和家人相处的温馨时光,而且对刚获得的新机会感到非常兴奋。三个星期前,布兰达收到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艺术历史系的入学通知书,即将进入美国最有声望的学府之一就读,有机会获得她热爱研究领域的博士学位。在八岁和家人从香港移民到美国之后,布兰达就一直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到柏克莱分校求学。

收到入学通知信时,布兰达刚和家人从印度回到加州库柏蒂诺。三年前米尔顿被派到邦革洛如市,为总部位于美国硅谷的维迪克(Videac)的姊妹公司工作。在印度南部时,布兰达完成一篇扎实的研究论文,内容是比较古印度南部三个不同时期的楼塔(德拉威人在庙宇建筑结构上的重要出入口)。布兰达在撰写这篇独立研究论文时,还同时照顾两个小孩。女儿辛蒂在他们刚移居印度时,还未满一岁。到邦革洛如两年后,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库柏出生了。他的名字和发音让他们想起加州的库柏蒂诺。

库柏现在已经十六个月大了,是个可爱但完全不受控制的小孩。当他大胆地打翻一杯牛奶时,他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使命。儘管库柏对自己越来越有自信,却还是因为经常被辛蒂指使而受到打击,并且感到自己很渺小。辛蒂快五岁了,由于语言能力发展的早,说起话来像她已经準备好征服世界似的。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研究生招生委员会,一开始就对布兰达感到兴趣。她显然对冷门的南印度建筑有丰富知识,高品质的论文,表现出她对研究细节的重视及把握;整体而言,她优异的学术表现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建筑硕士学位令人印象深刻。尤其重要的是两封推荐信影响了招生委员会的决定,一封是来自在邦革洛如时,一直远距辅导她的戴维斯分校艺术史老师;另一封则来自于她在印度的康纳达语老师拉奥先生。拉奥先生用简单但有力的英文表达了他对布兰达的观感,大力讚扬布兰达是位对南印度社会,有着敏锐、全面,又细心的观察者。

由此看来,大家都以为布兰达应该对目前的一切都很满意,但其实她的心中却充满苦恼。六月已经过了大半,她却还有许多必需解决的问题,心中充满的各种焦虑,掩盖过接到艺术历史系入学许可时的兴奋。诸如她该住哪里?住柏克莱,还是远在离校园三十英里之外,先生和两个小孩子已经安顿好的库柏蒂诺?这些最基本的问题都让她感到头痛。布兰达非常清楚,即使是轻微的塞车,从库柏蒂诺开车到柏克莱也需要花两个小时;如果她改搭大众交通工具,更得花上半天的时间。

因为获得入学通知,从几个星期前,布兰达开始处理接踵而至的挑战,她对未来的热情,变成痛苦的恐惧。她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成为一位好学生、好妈妈和好妻子?她究竟想完成或证明什幺?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先生?当然,在人生的这个阶段,她并没有奢望她妈妈会帮助她完成自己的心愿。

安妮塔一直是布兰达最大的粉丝和支持者。然而,即使身为妈妈,安妮塔似乎也在质疑女儿回学校的决定。布兰达可以感觉到自己妈妈已经暗中与米尔顿结盟-这是在过去从未发生过的。在布兰达收到入学通知信之前,安妮塔虽对米尔顿虽有欣赏及讚赏,但还是会为了女儿着想而保留些戒心,她甚至于觉得米尔顿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从一个好先生变成一个不值得女儿去爱的人。然而,现在安妮塔却重新定位自己立场,突然变成米尔顿的保护者,开始怀疑布兰达的每一步。

米尔顿是个好女婿、成功的工程师,也是爱孩子的爸爸。在他许多高科技事业的朋友眼中,更是位不错的工作伙伴。米尔顿爱他的太太,也充分的意识到,他娶了一位有上进心又冰雪聪明的女人。当布兰达收到柏克莱的入学通知书时,他一开始也为太太感到兴奋;然而,他却比布兰达更快意识到,他们未来的路将会变得很艰难。「布兰达对自己事业的企图心可能会对我造成什幺影响?她的学术生涯又将会怎样影响我的生活和职业发展?」米尔顿开始深思这些即将成为家庭主要冲突的问题。

甚至于就连讨人喜爱的早熟女儿辛蒂,也开始对这个家庭问题表达她的意见。

有一天,辛蒂双手叉腰说:

「好吧!妈妈,看样子在妳回到学校后,我就得照顾库柏了。」

她接着说:「没关係,我可能比妳还会照顾他」

辛蒂没有想到,她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竟然像一把利刀,猛然刺向妈妈的心脏。

夏天一天天地过去,布兰达把家人对她的怀疑和讽刺放一边,她的方向并没任何戏剧性的变化,已经决定在八月底,开始艺术史博士学位的课程。

夏日一过,布兰达开始研究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提醒自己不仅研究生开学第一天的课程重要,家庭成员生活中所发生的重大事件也一样重要。首先,辛蒂即将开始在距离他们美丽的库柏蒂诺的家,大约半英里左右的幼稚园上学。其次,米尔顿已经同意九月一日起在维迪克(Videac)公司开始他新的管理工作,势必需要用比之前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投入新职务。

从印度之行回来前,米尔顿已经为自己打点了新职位。他为自己构想的新角色之一是担任从印度来的四位新员工的导师,四位员工都是米尔顿自己为维迪克公司负责面试招聘的。另一角色是接替他的朋友拉吉夫,成为日益重要的五人工程团队的领导者。

对米尔顿和他的家人来说,拉吉夫和他的太太帕尔瓦蒂一直都很重要。拉吉夫在米尔顿去印度前就已经是他在维迪克公司最好的朋友,米尔顿和布兰达常去这对夫妻家吃晚餐,就连安妮塔也认识他们,并和看似知道一切的帕尔瓦蒂联络过。两个月前,安妮塔就曾打电话给帕尔瓦蒂打听某位瑜伽老师,安妮塔因为帕尔瓦蒂是印度人,所以认定 她可能懂些瑜珈。帕尔瓦蒂很高兴接到安妮塔的电话,虽然不认为自己是瑜伽权威,还是尽全力回答她的问题。

拉吉夫和帕尔瓦蒂不仅是米尔顿的好朋友,其实还促使米尔顿夫妇在邦革洛如住了三年。王家搬到邦革洛如时,就是拉吉夫和帕尔瓦蒂帮忙他们在有警卫的安全社区找到房子的,并尽量在米尔顿一家人需要帮忙时给予协助,比方说,提供一些家人和朋友的联络方式。布兰达和米尔顿的家人搬到南印度时,这些资料就派上用场,让他们能轻鬆地重新在异国安定下来。他们平平安安的在印度过了三年,没有不愉快的经验,也顺利回到美国。

现在,米尔顿和布兰达已经从邦革洛如回来,能再次带领库柏蒂诺的工程团队了。拉吉夫也很高兴可以把他领导团队的责任转交给米尔顿,从此可以自由地从库柏蒂诺的维迪克公司暂时转职到邦革洛如的姐妹公司。邦革洛如是拉吉夫和帕尔瓦蒂的老家,搬回印度对他们来说容易而且顺利。回到家乡,是令人感到甜蜜的。

两岁的库柏还不能体会到爸妈在那个夏天内心的情绪的不安,但他似乎知道怎幺增加家里的紧张情绪,以确定他没有被遗忘。他会把他的手放到别人碗中的麵里,趁没有人看到的时候把食物丢到地上;他也试着在所有家人赶着出门时发脾气。最重要的是,库柏渴望引起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辛蒂姊姊的注意。

布兰达对回研究所的每一步都很谨慎地做决定。她无视于围绕在周围的魔鬼,无论是真实的或是想像的。至于她为什幺要选择这条难走的路?原因还有待确认。但如果一定要她回答的话,她会以一位很棒的女性登山者所说的话回应:

「女士,妳为什幺选择攀登这样一座艰难的顶峰?」

爬山的人气喘吁吁的回答:「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山的存在而攀登。」

在那个漫长的夏天,米尔顿一直闷闷不乐。他意识到他的婚姻可能会发生重要变化,暗自尽可能地做好接受冲击的心理準备。在这段期间,他不愿意多说话,他没有兴趣聊自己的感受,或去想家庭即将面临的各种困境。米尔顿在生活中有许多必须完成的各种任务,如果想完成所有的事情,他必须有条不紊地,并且完美地执行他的日常工作。因此,当布兰达需要他帮忙收拾行李,或从车库拿出手提箱,或从车里搬出杂物,他都任劳任怨的照做。


相关推荐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真人电玩城游戏|居民生活资讯|专门提供本地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sun 申博正网sun